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善良的死神 > 第二百零八章 (包括尾聲)

善良的死神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死神鐮刀在阿呆的催運下幻化出一道道墨綠色的神跡,不斷和冥浪對抗著,任憑對方的沖擊多么強猛,阿呆的身體卻始終如同一葉孤舟在海浪中跌宕起伏,但卻絕不會被那瘋狂的大浪所吞噬。
    在使用這冥王劍法第七招冥浪之時,為了能將此招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冥王將自己的神力與意識完全融入了冥王劍之中,做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所以他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阿呆是否能抵擋的住自己的攻擊,只是將自己的冥王之力完全發揮出來而已。在他想來,自己已經將魔力提升到了極限,就算不能至阿呆于死地,也必然能讓他受到一定的創傷。
    冥浪的威力漸漸消失了,冥域中恢復一片黑暗,冥王的意識和冥王劍分離,拍打著重生出來的翅膀,他催運著體內的神力探詢著阿呆的位置,但是,他吃驚的發現,阿呆竟然消失了,就那么憑空消失了,自己甚至無法感覺到一絲他身上散發的氣息,文森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因為,雖然他的冥浪很強,但在八百年前就已經無法至阿呆于死命了,更何況他現在的修為還提升了呢又怎么可能如此輕易的死去。
    眼中紅芒一閃,冥王突然發現了一絲微弱的氣息,那是具有神圣能量的氣息,只是氣息很微小,似乎和阿呆身上的死神之力并不相同似的。但畢竟這是唯一的線索了,背后翅膀輕展,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氣息散發之處竟然是一塊藍色的寶石,那菱形的藍色寶石上呈現著一個金色的符號,以冥王的見識,自然認的出這是一件高級神器,突然,冥王文森突然感覺到一陣心驚肉跳,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憑借著本能的反應,閃電般向后退去。幾乎在他后退的同時,一輪如同彎月般的龐大能量從那藍色的菱形寶石中飄灑而出,閃電般朝冥王身斬來。雖然已經下意識的知道自己上當了,但冥王仍然來不及做出太多的反應,無奈之下,只得用神力催動起冥王劍,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層厚實的屏障。
    轟然巨響聲中,冥王和阿呆一個是沒有防備,一個是蓄意而為,在功力相當的情況下高低立判,冥王用冥王劍布下的結界在阿呆死神鐮刀的怒斬之下支離破碎,身上的梵拉魔鎧再次救了他的性命,在冥王劍抵御了阿呆大部分攻擊力后,梵拉魔鎧在冥王魔力的注入下化解了死神鐮刀的鋒銳,代價是胸鎧上出現了一到延伸至腰間的溝壑。冥王的反應非常快,他知道阿呆絕對不會再給自己讓神鎧恢復的時間,沒有任何猶豫的,趁著阿呆死神鐮刀從自己身上的梵拉魔鎧劃過、攻勢一緩之機,他手中冥王劍上邪惡之氣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強大程度,暴喝道:“冥王絕殺百輪回。”正是冥王劍法第八招冥之輪回。無數藍色的光弧如龍卷風一般圍繞著冥王的身體快速旋轉起來,如果不是阿呆的修為已經接近了他和神王的境界,單是冥王劍上邪惡之氣構成的輪回幻覺就足以使他心神失守,靈魂被懾,但現在的阿呆已經不一樣了,他的心神堅如磐石,不是任何精神攻擊所能突破的,但盡管如此,冥之輪回的威力之大還是足以對他造成了極大的打擊,畢竟,這冥字九決的第八式有著超越第七式一倍的威力。在八百年前那場拼斗中,冥王就是憑借這一招成功的擊破阿呆的防御將其重創,阿呆當時拼盡全力,燃燒了自己的神識才砍掉了冥王的右臂。雖然阿呆的偷襲讓冥王文森感到很意外,但成功的使出冥之輪回,他的嘴角上已經掛上了一絲冷笑。其實,就連曾經掌握冥王劍數年之久的阿呆也不知道,冥王劍有一個秘密,由于威力過于龐大,當冥字九決使用到第五招冥獄開始,順序是不能改變的,因為,每向后延伸一招,威力就會成倍的增加需要龐大的邪惡之力作為支持,冥獄九是要為冥萬斬做準備,而冥萬斬積蓄的邪惡之力又是為冥千浪做準備,以此類推,即使是冥王劍的創造者冥王,也不能打破這個規律。否則,如果冥王一上來就使用冥字九決的最后三招,不給阿呆緩氣的機會,他早已經飲恨在這至邪之劍下了。
    在冥王揮動冥王劍產生虛影的時候,阿呆的身體突然爆發出一層黑色的光芒,光芒一閃即逝,阿呆本人并沒有發生什么轉變。眼看著冥之輪回那威力強大的光弧驟然而出,阿呆有些驚慌似的揮舞起手中的死神鐮刀,在自己身前布下了一層又一層墨綠色的防御。但是,冥之輪回那上百道幽藍光芒威力實在太大了,任憑死神鐮刀的神力旺盛,卻也無法阻擋它那澎湃的邪惡之力。墨綠色的光幕被絞成了粉碎,就連死神鐮刀也寸寸斷裂,阿呆的身體在那龐大的能量作用下被絞的支離破碎,完全被冥王劍的邪惡之力吞噬了。
    冥王心中狂喜,成功的消滅掉這個敵人,而自己卻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這對他來說實在是太美好了。就在他興奮莫名之際,突然看到阿呆身體完全消散前臉上掛著的那絲不屑的笑容,遭受到冥之輪回如此強悍的打擊,他竟然沒有發出一聲呻吟或者痛呼。看到如此情形,冥王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但是,這預感已經來的太晚了,來自九幽般的光刃將整個冥獄之內照耀的異常閃亮,因為使用冥之輪回消耗過大的冥王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被完全鎖定了,雖然這只是暫時的鎖定,但卻可以決定很多很多。由于沒有了冥王邪力的支持,冥獄隨之破碎,冥王文森重新出現在神、魔領域之中。他拼盡全力,才在鎖定中轉過身體。只見面前正是阿呆那無比清晰的身影,他并沒有死,他怎么會沒有死。冥王在心中驚駭欲絕的問著自己,但是,什么都已經晚了,阿呆全身的墨綠色光芒甚至已經蔓延到了整個神、魔領域之內,就算冥王帶來的魔主們想救他,此時也已經來不及了,他們根本就不可能突破阿呆這已經燃燒了全部神力所布下的封鎖結界。
    死神鐮刀在阿呆雙手的掌握中帶起一片虛幻之影緩緩高舉過頭,他的雙眸已經完全變成了墨綠色的火焰,“文森,你上當了。燃燒吧,無盡的死神之火,我以死神曼多恩之名,以死神之神力為引,滅世的死神之吻啊傾瀉出你無盡的神力吧。”死神鐮刀怪異的扭曲起來,前所未有的龐大神力如海納百川般朝阿呆會聚著,身體被鎖定的冥王文森恐懼的發現,這龐大的神力竟然已經超過了自己冥之輪回的威力,如此之強的攻擊,以現在這種情況,即使自己是冥界的主宰也必然會被徹底毀滅,他想掙扎,可是阿呆的神力已經提升到了極限,而他的魔力還沒有恢復過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死神鐮刀那扭曲的光芒越來越強盛。
    阿呆之所以能夠將形勢變得如此有利,和他那冷靜的頭腦是分不開的。在冥王用冥千浪攻擊他之時,他利用從當初歐文指點他劈斬海浪時領悟的方法輕易的化解著,因為冥千浪已經無法對他造成威脅,他就在不斷的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將冥王徹底的消滅掉。終于,在冥千浪快要結束之時,他突然看到了自己胸口處的神龍之血,憑借恢復的死神之力他將自己的身體完全融入了神龍之血內,迅速的凝聚著龐大的神力。冥千浪結束了,正如阿呆判斷的那樣,冥王文森發現了神龍之血的存在,并靠近到跟前。阿呆毫不猶豫向他發動了攻擊,成功的輕創了他的身體,冥王迅速的反應阿呆早已經想到了,在冥王發動冥之輪回的同時,他用出了哥里斯之愿的分身,而他自己則利用龐大的神力瞬間轉移到了冥王的背后。本來,以冥王文森的修為,是應該能夠發現阿呆的,但是,消滅眼前大敵的喜悅和身受輕創后魔力的減弱,使他盲目的相信了自己的實力。分身被冥之輪回絞碎了,但阿呆也做好了所有的準備。終于將冥王、這魔界的主宰逼入了絕境。
    死神鐮刀那巨大的光刃仿佛抽走了領域中所有的能量似的,在扭曲之中,驟然向冥王斬去。不論神、魔都楞住了,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堂堂魔界主宰的冥王也會有面臨死亡的一天。鐮刀鋒刃幻化出的龐大能量率先接觸到了冥王的身體,梵拉魔鎧爆發出耀眼的紫芒,它在拼盡最后的努力想要化解阿呆的攻擊。可是,即使是頂級神器的它也無法化解已經達到顛峰狀態的死神鐮刀之力,轟然巨響聲中,冥王狂噴出暗藍色的鮮血,整套梵拉魔鎧在死神鐮刀龐大的能量下化為了塵埃,頂級神器確實非同一般,在爆炸的同時也將死神鐮刀蕩起一點,使阿呆的動作微微一緩。在這一緩之機,阿呆清晰的看到了冥王眼中的茫然,是的,茫然。面臨死亡的冥王沒有了恐懼,他那雙變為暗紅色的眼眸中只有茫然。
    不論神、魔,只要是神魔二界中的高級生物,精神烙印都在眉心處,只要精神烙印被龐大的能量銷毀,就會立刻消失,完全徹底的消失。
    死神鐮刀再次下壓,墨綠色的光芒一閃而沒。與此同時,一團七彩色的光芒亮起,神王絲雅那絕美的姿容出現在眾人面前。她的神力并沒有完全恢復,但是,當她在自己的領域中看到阿呆向冥王文森斬出先前那一擊的時候,卻不由自主的催動著自己的身體出現了。
    沒有慘叫,仿佛世間的一切都靜止了似的,全部停了下來,所有的神、魔都能清晰的聽到同伴們的呼吸聲。看著眼前的情景,他們心中都有著一個疑問,冥王,他死了么統治著魔界的主宰,難道他竟然死了么
    墨綠色的光芒消失了,阿呆那死神鐮刀的鋒刃硬生生的穿透了冥王的右胸,暗藍色的鮮血順著死神鐮刀的鋒刃不斷的流淌而下,阿呆似乎完全呆住了,眼眸重新恢復了黑色,他呆呆的看著面前的冥王,宛如一尊雕像似的站力在那里。
    冥王文森也呆住了,喃喃的說道:“為什么為什么你不殺我,為什么”文森的心中很亂,不斷的回想著剛才那一刻的情景。先前阿呆的死神鐮刀目標明明是自己的眉心,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在他那最后一壓之時,自己竟然從他眼中看到了一絲掙扎和一絲光芒,那絲光芒是自己在魔界中從來沒有見到的,那,那難道就是人類所謂的不忍么他是在憐憫我,可憐我么我堂堂的魔界主宰竟然被人可憐么不,不,我不要,文森的氣息猛的強盛起來,楞住的阿呆在不知不覺中早已經解開了對他的能量封鎖。文森的魔力瞬間提升到了頂峰,至邪冥王劍爆發出如同太陽般耀眼的光芒,文森怒吼道:“我用不著你可憐,冥王絕殺無極魄。”冥王劍中的所有魂魄似乎都在這一刻燃燒起來似的,所有的光芒突然承受了巨大的壓縮之力,原本擴張的藍芒瞬間歸一,冥王劍完全變成了黑色,那黑色的劍刃從阿呆的死神鐮刀上一劃而過,鐮刀無聲無息的被分成了兩段,那黑色的短劍仿佛沒有蘊涵任何能量似的,驟然朝阿呆刺去。這,就是冥字九決的最后一招,冥王無極魄。使用這招的代價極大,每使用一次,不但會產生無法想象的至邪之力,同時還會燃燒掉冥王劍上所吸附的所有靈魂,即使是冥王本人想再次使用這招,也必須先利用冥王劍吸取至少上萬魂魄才可以。冥王無極魄利用無數靈魂燃燒所產生的怨念形成的攻擊力是無比強大的,就算神王絲雅面對此招也只有飲恨的結局。
    “不要啊”凄厲的聲音震撼著整個神、魔領域,冥王全身一震,他清晰的感覺到,這個聲音是來自絲雅的,那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神王絲雅。身受重創的他在沒有冥獄的支持下,本來也只能將冥王無極魄發揮出三成威力,此時被絲雅的呼喊聲震懾了心神手上微微一緩,身上的傷口產生了劇烈的疼痛,使他不禁一歪,原本刺向阿呆眉心的冥王劍一歪,竟然刺到了阿呆的右胸,而且和阿呆刺在他身上的,是同一個位置。
    七彩光影飄飛而至,一只纖細而優美的手急迫的抓住文森持劍的右手。用力一拉,冥王劍從阿呆右胸處脫體而出,一股藍金色的鮮血頓時濺了冥王文森一頭一臉。文森楞住了,喃喃的道:“他,他的血怎么會有藍色”天神的鮮血都是金色的,沒有任何雜質的金色,對于曾經斬殺無數神族的文森來說再熟悉不過,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天神的鮮血攙雜著其他顏色。
    七彩的光芒驟然亮起,將文森和阿呆完全包裹在內,一臉金色淚水的神王絲雅猛的將緩緩軟倒的阿呆摟在懷中,拼命的將神力注入到阿呆體內,在她那無比強大的神力作用下,阿呆終于恢復了一絲生機。感受到兒子沒有生命危險,絲雅明顯松了口氣。
    神、魔二族看到場中的變化頓時動了,魔族惟恐神王傷害到他們已經受創的主宰,而神族則要去阻止魔族阻礙自己的族長消滅冥王,頓時,神、魔之間的混戰開始了,整個領域內不斷閃爍著金、黑兩色光芒,激蕩的氣流不斷沖擊著領域的結界。
    絲雅凄迷的看著文森,哽咽著道:“你想知道他的血液中為什么會有藍色么”
    文森全身一震,有些吃驚的看著斯雅,喃喃的道:“為,為什么”
    阿呆此時已經從呆滯中清醒過來,斷斷續續的說道:“媽,媽媽,別,別告訴他,我不想讓他知道。”
    絲雅輕輕的搖了搖頭,慈祥的撫摩著阿呆那黑色的長發,柔聲道:“孩子,我的孩子,你已經受了太多的苦,這件事是該解決的時候了。是媽媽太自私了,為了神族的延續誕生了你,但又讓你受了那么多苦。”猛的抬起頭,她眼中升起兩團異樣的光芒注視著冥王文森,一字一頓的道:“他的鮮血中之所以會有藍色存在,那是因為,他,是你的兒子。”
    文森全身劇震,失聲道:“什么你說什么他,他,他,不,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
    淚水順著絲雅的面龐流淌而下,阿呆已經閉上了眼睛,絲雅泣道:“我也覺得不可能,但這確實是事實。千年之前,我向你妥協,用自己身體換來了神界和人界的暫時平靜,后來就有了他,有了曼多恩,他是你和我的孩子。是神王和冥王的孩子。”
    文森看看絲雅,有看看阿呆,臉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著,自言自語的道:“我,我有一個兒子,我冥王竟然有一個兒子。絲雅,你,你一定在騙我,在騙我對不對”
    絲雅的臉色漸漸平靜下來,冷冷的說道:“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是我的對手么我有必要騙你么剛才你和曼多恩交手的情況你應該最清楚。在最后時刻,他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上風,你根本沒有機會發出冥王無極魄,如果他用死神鐮刀全力斬你的精神烙印,會出現什么結果你比我更清楚。那時候的他,是任何人都無法阻擋的,包括我在內。可是,你為什么沒死,你知道你為什么沒死么不是因為憐憫,是因為他下不去手啊你畢竟是他的父親,雖然你是魔界之主,可是,我們善良的孩子又怎么能親手弒父呢”
    頃刻間,文森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他知道,絲雅說的是真的。阿呆明明是神族,卻有著一對黑色的翅膀,明明是神族,卻有著黑色的神力,這都是神與魔融合的象征啊他,他是自己的兒子,是的,他確實就是自己的兒子啊
    黑芒一閃,文森猛的從絲雅的七彩結界中沖了出去。“全都給我住手。”巨大的吶喊聲從他口中發出,澎湃的魔力不斷向他身上聚集著,死神鐮刀留在他身體里的部分掉了出來。文森伸出二指夾住那尖銳的鋒刃,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
    七彩光芒收斂,神王絲雅摟著阿呆緩緩的站了起來,她并沒有去阻止文森恢復能量,只是淡淡的看著他。
    在文森那巨大的聲音中,神魔們都停下手來,剛剛交手不久,雙方還沒有出現死傷。
    文森環視著周圍的神魔,冷冷的說道:“魔界所屬聽令,今天我們已經敗了,立刻從入口撤回魔界。立刻執行。”所有的魔主們都驚訝的看向文森,在他們眼中,他們的主宰似乎并沒有敗啊為什么會下達這樣的命令呢一名膽子較大的惡魔試探的問道:“冥王大人,我們未必會輸啊哇”在幽藍色光芒之中,這說話的惡魔頓時在冥王劍化為了灰塵。文森全身充滿了龐大的威勢,冷聲道:“還有誰敢違背我的命令么”
    魔主們眼中都流露出恐懼的神色,他們當然知道冥王的手段,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紛紛匯集到一起,憑借自身的魔力,順著死亡山脈主峰上的魔界入口返回了魔界之中。眾惡魔的離開,頓時讓神族一片歡騰,他們本來就是愛好和平的種族,從來就沒想過要把魔族趕盡殺絕,只要他們不來侵襲人類和神界,眾神就滿足了。
    文森臉上的線條柔和了一些,他緩緩的飄落到阿呆和神王絲雅面前,右手一揮,一個無形無色的聲音結界頓時將三人包裹在內,文森輕嘆一聲,淡淡的道:“絲雅,你贏了,我處心積慮要成為三界的主宰,但最終還是敗在你手下。看來,我永遠都無法勝過你了。”他的目光緩緩轉向阿呆,聲音中帶有一絲淡淡的慈祥,“曼多恩,我一直都將你視為即絲雅之后最強的敵人,沒想到,你竟然是我的兒子,說實話,有你這么個兒子,我感覺到很自豪,你的修為已經不在我和絲雅之下了,我在這里以冥王的精神烙印發誓,只要有你在的一天,我絕不會再帶領魔族侵襲人類和神族。”文森顯得有些疲倦似的,他彎下腰,揀起地上先前被他斬斷的死神鐮刀長柄,黑色的光芒驟然大盛,在他那強大的魔力作用下,長柄和鐮刀的鋒刃重新凝結為一體,沒有留下絲毫瑕疵。文森嘆息一聲,雙手托著死神鐮刀遞到阿呆面前,淡淡的道:“我今天才知道有你這么個兒子,我從來都沒有盡過一天做父親的責任,你的兵器你自己收回去吧。我不奢望你會認我這個父親,只是希望,你能不再恨我。有一句話我一直都埋藏在心底,你們知道么我是真心愛絲雅的,否則,我當初也不會答應絲雅的條件。”聽了他的話,絲雅全身不斷的顫抖著,淚水洶涌而出。
    阿呆接過鐮刀,眼中閃過復雜的感情,低著頭道:“你走吧,我,我不會再恨你。”他沒想到,冥王在知道自己是他的兒子后會做出如此大的讓步,面對著自己的父母,他第一次感覺到了親情的溫暖。
    文森全身一震,不受控制的,兩行淚水流淌而下,哽咽著道:“謝謝,謝謝你,我的孩子。希望以后我能有機會補償你吧。”光芒一閃,金色的光團出現在他掌中,“這,是你那心愛之人的魂魄,我還給你了。我和絲雅分別統治著神、魔二族,說起來,或許你不相信,我之所以想統一三界,就是想能名正言順的和絲雅在一起,現在看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孩子,珍惜你的愛人吧,能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是多么的幸福啊愛,才是永生的。”深深的看了絲雅和阿呆一眼,金色光球飄入阿呆手中,文森的身體緩緩向后飄出,空氣中留下了他的聲音,“我的孩子,如果你愿意的話,有機會來魔界看看我吧。”黑芒一閃,冥王文森消失在領域之中。聽了他那最后一句話,阿呆清晰的感覺到了文森心中的孤獨,在這一刻,近千年以來他心中的仇恨和屈辱完全消失了,他不在恨任何人,他的心中只有愛,和母親對視一眼,他小心的用自己殘存不多的神力包裹著玄月的魂魄。
    尾聲。
    在人類聯軍同暗圣教決戰五年之后。
    華盛帝國內陸一個不算繁華的小城中。
    一男一女在街道上手牽著手緩慢的前進著。他們的容貌都很平常,身上穿著普通的布衣,在他們的面龐上,流露著淡淡的笑意,那是幸福的笑意。
    “月月,你看,這里的人生活的多滿足啊雖然在物質上的生活未必有多么好,但他們的精神是飽滿的。”
    “阿呆,你怎么總喜歡叫我這個在人界時的名字呢難道羅林不好聽么人家總是夢與幻境之女神嘛。”
    阿呆微微一笑,道:“你不也是一樣,自從母親幫你恢復神位以來,機會就沒聽你叫過我曼多恩啊”
    玄月笑道:“那是因為你本來就很呆,阿呆這個名字更適合你。”
    阿呆輕嘆一聲,道:“時間過的真快啊轉眼間五年已經過去了。隨著魔界侵擾的消失,人界已經漸漸的恢復了正常,和平的感覺真好。”
    玄月道:“也不見得有多和平,現在華盛帝國、天金帝國、索域聯邦在教廷的支持下不是在制裁落日帝國么我看,用不了太長時間,落日帝國就要完蛋了。”
    阿呆眼中閃過一道冷芒,道:“完蛋了也好,那種黑暗的地方早就應該從人界消失了。可惜我答應母親不在人界輕易出手,否則真想去親自將他們消滅。”
    玄月嘻嘻一笑,道:“還是別管那些事的好,我們這樣化裝成普通人的樣子游山玩水多開心啊我們那些在人界的朋友都已經有著落了,巖石大哥同卓云姐姐、奧里維拉同蒂雅姐姐、基努和月姬他們都成親了。連教皇爺爺都已經在神王的幫助下恢復了肉身。一切真的太美好了。”
    阿呆微笑道:“是啊媽媽真的想的很周到,就連冰和丫頭的靈魂都被她安排的去轉世了,現在人界一片和平的景象,她們轉世后一定能過上幸福的生活。纖纖姐被媽媽封為了天神,這回神羽那家伙可有的忙了,恐怕他們之間的帳要算很久哦。咦,那是”
    玄月順著阿呆的目光看去,只見一名神女裝束的少女從兩人面前不遠處走過。“怎么了不過是教廷的一名神女而已,難道你認識她么”
    阿呆點了點頭,嘆息道:“說起來,她也是個苦命的人啊難道你沒看出她是誰么”
    玄月低下頭,眼中神光一閃,飛快的回想著,“啊我想起來了,她,她是滅鳳。她當初真的幫了你不少啊,你不過去和她打個招呼么”
    阿呆搖了搖頭,道:“算了,或許現在平靜的生活才最適合她。真沒想到,她會加入教廷,成為一名神女。”甩掉心中的思緒,阿呆沖玄月笑道:“我們下一站到哪里去玩兒啊”
    玄月想了想,道:“聽說維拉和蒂雅姐姐的第二個孩子要出生了,我們去看看吧。說起來他們也真有意思,為了能娶到蒂雅姐姐,維拉連大陸魔法師工會會長的繼承權都放棄了呢。”
    阿呆嘿嘿笑道:“月月,你看人家第二個孩子都有了,我們還,是不是現在就去找個住的地方努力一下啊”說著,伸手向玄月的腰摟去。
    玄月驚呼一聲,帶著銀鈴般的笑聲朝人群中跑去
    br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善良的死神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东好彩1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