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手術直播間 > 2743 鄭醫生的私生子(盟主鄧朝洪加更5)

手術直播間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鄭仁再次睜開眼睛,看到約翰內斯·曼迪正在對著電話大呼小叫的說話。只是曼迪的身影有些模糊,還是重影。
過了幾秒鐘兩個身影慢慢的合在一起,這才稍好了一點。
“我醒了,沒事。”鄭仁輕輕說道。
剛一說話,頭里就像是有小刀子在胡亂的攪動一樣,一團漿糊,難受的要命。
鄭仁猛然意識到自己還活著!
竟然活著……在最后失去意識的那一瞬間,隱約看到了肺腺癌相關支氣管粘液溢的成型治療方式,龐大的數據似乎把腦海撐破,然后直接暈死過去。
活著就好,鄭仁剛要回憶肺腺癌相關支氣管粘液溢的治療,眼前金星無數,被無形的錘子又砸了一下,差點再次暈死過去。
“鄭!你沒事吧!”曼迪大呼小叫的說道,“我和克里大人說了你的事情。”
“我沒事。”鄭仁現在懨懨的,連句話都不敢大聲說。
“我的天,看到你的變化……鄭,我覺得你需要休息。”曼迪連聲說道。
肯定需要休息么,鄭仁用手摸了摸,發現自己躺在地上,估計是剛剛摔倒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現在還不能休息,鄭仁擔心入睡補充精力后自己會一口氣睡24-48個小時。
自己無所謂的,只要沒有被吸成人干精力值可以慢慢的恢復。至于留下什么后遺癥,那就不是現在可以想的了。
但小石頭不行。
“先別動。”鄭仁小聲說道。
曼迪怔了一下,卻沒敢違拗一名醫生的“醫囑”。
克服頭暈目眩、克服腦海里無數的漿糊、克服精神力耗盡后諸多不適,鄭仁努力回憶著剛剛用“真實之眼”看到的一切。
十幾分鐘后,鄭仁才無比遺憾的發現自己只接觸到了肺腺癌相關支氣管粘液溢的對癥治療方面,剩下的怎么能治愈……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
精力值告罄,暈死過去,那部分真相自己沒看見。事情無比的操蛋,付出巨大的代價,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好處。可是此時他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小聲說道:“曼迪先生。”
約翰內斯·曼迪馬上湊過來,關切的問道,“鄭。”
“奧曲肽,25μg/h,微量泵靜脈給藥。”鄭仁輕聲說道。
曼迪疑惑的看著鄭仁,奧曲肽?這好像是一種消化內科的用藥吧,為什么要給一個肺癌的患者用?
“鄭,我覺得你現在需要的是休息。”約翰內斯·曼迪焦急的說道:“你的患者現在狀態比你要好,等你恢復過來再說。”
“不,我現在沒有問題。奧曲肽,給藥,立刻!”鄭仁用盡全身力氣說出一段話,隨后頭如刀絞,又險險沒有暈死過去。
“……”約翰內斯·曼迪無言以對。
是人工合成的天然生長抑素的八肽衍生物,其藥理作用與生長抑素相似,但作用持續時間更長。
這種藥物具有多種生理活性,比如說抑制生長激素、促甲狀腺素;對胃酸、胰酶、胰高血糖素和胰島素的分泌有抑制作用。
除此之外它還能降低胃的運動和膽囊排空,抑制縮膽囊素-胰酶泌素的分泌,減少胰腺分泌,對胰腺實質細胞膜有直接保護作用。
在臨床上奧曲肽適用于肢端肥大癥,預防胰腺術后并發癥,緩解與胃腸內分泌腫瘤有關的癥狀和體征。
最重要的作用是治療急性胰腺炎,不過現在已經有了16肽的藥物,奧曲肽并不是首選。
因為鄭仁堅持,勃塔醫院、約翰內斯·曼迪無論是出于對醫生的尊重還是出于對自己生命的尊重,都沒辦法拒絕。
曼迪讓人送鄭仁去休息,鄭仁再次重復了之前的話,隨后就沉沉睡去。
奧曲肽,用微量泵給25μg/h的量,這個治療真的是太簡單了。
是鄭醫生為了避免患者丟失大量體液,出現并發的消化系統障礙吧,約翰內斯·曼迪胡亂的猜測。
“曼迪先生,這個醫囑簡直就是胡鬧。”一名邀請來的診斷學專家說道。
“卡爾醫生,患者是鄭的,他有權利執行他想要做的一切。”約翰內斯·曼迪并不在意醫囑正確與否,他需要在意的是鄭仁的滿意度以及克里斯蒂安的滿意度。
對金主負責,這是約翰內斯·曼迪唯一要做的,不管是藥物的研究還是其他都一樣。
而眼前這位鄭醫生對于金主來講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幾十年沒有離開古堡的老羅切在一年里去了帝都兩次,這次還被鄭扔在帝都,他直接過來看患者。
有那么一個瞬間,約翰內斯·曼迪甚至開始懷疑這個小患者是鄭醫生的私生子。
要不是為了自己的兒子,誰會把老羅切扔在一邊,不遠萬里的長途飛行,甚至最后暈倒在病房里。
約翰內斯·曼迪知道自己似乎已經猜出來了事實真相,他默默的祈禱著鄭醫生千萬不能有事,那個小患者也不能有事!
萬一鄭醫生的私生子就這么死了,他會不會遷怒與勃塔醫院都說不定。不對,自己要把各種醫療文件都再看一遍,更細致的重新校閱一遍!
在曼迪看來,鄭醫生的私生子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不管最后鄭醫生會不會有怒火,自己還是要做好準備。想到這里,約翰內斯·曼迪說道,“卡爾醫生,你照顧這個小患者。”
“我建議……”
“不,現在不需要你的建議,所有的治療都按照鄭醫生的醫囑進行。”約翰內斯·曼迪很肯定的說道。
隨后他匆忙離開,先去看一眼鄭醫生,然后帶著人整理小石頭的病歷。
卡爾醫生聳了聳肩,剛剛約翰內斯·曼迪說的對他來講是最簡單的一種方式。
“可憐的小家伙。”卡爾醫生用德語小聲的說了一句。
插著無數管道,用呼吸機等機器維系著生命體征的小石頭已經快被疾病碾成齏粉。
卡爾認為這個小患者的死亡這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對他進行治療完全沒有價值。而且鄭醫生用藥極不專業,只是奧曲肽么?簡直太兒戲了。..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手術直播間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东好彩1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