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浮游傳 > 第一卷 亂世少年 第88章 比死亡更慘的是絕望

第一卷 亂世少年 第88章 比死亡更慘的是絕望


浮游傳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在萬道銀絲撲來的瞬間,卓小蟬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上一眨,決然把身子擋在洛北身前。
    “噗……噗……”銀針透過衣服鉆入肌膚的聲音如在耳邊,卓小蟬身子一軟,全然倒在洛北懷里。
    一根根極細的銀絲從萬如海身上發出,直接連入卓小蟬的身體,宛如一張極大的蛛網,而卓小蟬就是那個落入網中的蝴蝶。
    而真正控制銀絲的是來自于萬如海充沛的真氣。
    銀針入體,鮮血很快就透出全身的衣衫。
    萬如海瘋狂的大笑著,說道:“既然連你也不想活下去,那就不要怪我心狠!”
    說罷,他雙掌分開,只見掌心出現一道黑紫色氣旋,氣旋在不停的旋轉中增長,變成極為可怖黑色氣流,氣流無限膨脹,如同起了一陣極是富有吸力的大風。
    氣旋將擋住洛北的卓小蟬吸在當中,洛北大驚,使出全身力氣想要保住卓小蟬不被吸走。
    卓小蟬外面披著打披風下依舊穿的是那件最初相識的水綠色長裙,這時,已被鮮血徹底染紅。
    她微微蹙著眉,顯然穿透身體的銀針讓她一陣陣絞痛。
    “小北,你一定要活下去……”
    說完這句話,卓小蟬竟用雙手將緊緊抱住自己的洛北硬生生的推開。
    在最后的關頭,她想要把活下去的最后機會留給洛北,這一切自然也逃不過萬如海的眼睛。
    此刻,小亭中已遍布黑色氣流,而亭外卻絲毫不受影響,看來萬如海的修為已經到了極為可怖的境界。
    在卓小蟬用盡最后的力量的一推之下,洛北身子無法站穩,向后跌去,那只緊緊抓住卓小蟬的手一寸一寸與之脫離。
    眼看著漸漸遠離自己的卓小蟬,在那一瞬間,她忽然笑了,笑的一如當年出現時的笑臉,可是,當看到這最后告別似的笑容,洛北的心也隨之一陣絞痛。
    就在卓小蟬落入萬如海手上的一瞬間,原本已經失去控制的身體竟然在最后的關頭猛地轉向萬如海。
    似乎也沒有想到卓小蟬居然還有這最后一搏之力,萬如海眼里閃過一絲訝色。
    眼角的余光瞥見一道寒光閃過,他神情一冷,一把匕首已經插入左肩之中。
    “想不到你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反戈一擊,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了你了……”萬如海怒極反笑。
    聲音未歇,他伸出一只干枯的手,緊緊捏住卓小蟬的頸子,將她一寸寸的從地面上舉了起來。
    他另外一只手抓住匕首,竟是硬生生的將刺入肩胛的匕首拔了出來。
    血如一道泉水般噴涌而出,但在萬如海的臉上已看不到一絲痛苦之色。
    也許,相對于多年來忍受血毒之苦的他,這一點點痛處早已經算不得什么。
    卓小蟬此刻已經渾身是血,雙目緊閉,奄奄一息。
    洛北見卓小蟬被制,哪里還有理智,身子剛一跌倒在地便咬牙從地上翻起身來,絲毫不停的向萬如海撲去。
    要說他原本武功雖弱,但也不至于這般似普通少年發起瘋來時的拼命架勢,在朱仙鎮與開封七鬼街頭相斗時也算是出手有法,好不慌亂。
    但此刻與之不同,要知道在他少年心里,除了多年未見的父母之外,卓小蟬幾乎已算是他最后的牽掛,何況卓小蟬身中奇毒,也算是死過一回,他又怎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小蟬姐”再一次死在自己面前?
    萬如海一手緊緊捏住卓小蟬,卓小蟬臉色從紅漸漸變成紫色,卻沒有一絲掙扎的舉動,說明她已經虛弱到了極點,最多也不過是剩下一口氣而已。
    洛北拼命撲來,萬如海只是大袖輕輕一甩,便把他打的飛了出去。
    洛北重重的倒在地上,也不知道到底摔到了哪里,一陣陣劇痛傳來,即便如此,他還是硬生生的爬起來,再一次朝萬如海撲去。
    萬如海瞇起雙眸,深陷的眼窩里目光深邃的看出到底。
    又是大袖一甩,這一次他用的力氣更大,洛北幾乎是直接飛了出去,頭剛好撞在亭子的欄桿上。
    “似你這樣的一次次撲上來,非但救不了人,恐怕還會辜負了女孩兒的一番心意……”萬如海凝眸看著一頭撞在欄桿上的洛北,在他心里少年雖然并不智慧,但這份勇氣與決絕之意已經足夠令人欽佩。
    只不過,他要得并不是一場壯烈的生死搏殺,而是血,因為只有洛北的血才能治好他身上的血毒,到時他不但可以活下去,更是如獲新生。
    洛北這一下撞在欄桿上撞的極重,腦中一陣昏沉,嘴角沁出血來。
    他再一次掙扎的站起身來,身子晃了晃方才站穩。
    他抬起頭,看向萬如海的瞬間,已是滿目赤紅。
    在他十三歲的生涯當中,還從未有過這樣的時候,一腔怒火,指天為怨。
    神龍自古居于滄海之中,幾經天地變化,但仍有逆鱗。
    而此刻,即將命喪萬如海手中的卓小蟬就是洛北的逆鱗。
    哪怕他還只是個少年,哪怕他技不如人,可這又有什么關系,就算是死,也該讓兇手以命相抵。
    在那雙赤紅的眼眸里似乎就要流出血來,只是對望的那一眼,萬如海不禁心中一緊,不知道為什么,對于這樣的眼神,就連他也是一陣心驚。
    這個少年他一直看在眼里,不管如何憤怒,他都不該出現這樣的眼神。
    萬如海眼中忽然露出一絲邪異之色。
    “既然有了憤怒,那就讓我徹底激怒你罷,我倒要看看僅憑一身的純陽之血你能展現出怎樣的力量?”
    說罷,萬如海單手屈指為爪,就在洛北面前,那被絲絲真氣縈繞的手指竟毫無阻礙般一點一點緩慢的灌入卓小蟬的身體。
    卓小蟬身子被萬如海手指從胸口處貫穿,鮮紅的手指從后心透了出來,鮮血淋漓,如迷茫天際落下的雨滴一樣落在地面上,變成一朵朵殷虹的血花。
    卓小蟬的身子只是輕輕的顫動了一下,甚至連“哼”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便已經失去了生氣。
    “咣當”一聲,一具渾身是血的尸體落在地上。
    萬如海拔出那只染滿鮮血的手在自己的灰衣上簡單的擦了幾下。
    “下一個就輪到你了,死亡從來都很簡單,如果說這世上還有比死亡給凄慘的事……那一定就是絕望……”
    這一刻,洛北的確已經陷入絕望,而且是從未有過的巨大絕望。
    但是,他沒有哭泣,沒有撲向卓小蟬落在地上的尸體。
    而是一直森然的盯著萬如海,雙目赤紅,宛如一只徹底瘋狂的野獸。
    ……
    在一片橫亙天地的巨大山脈中,瀑布之水宛如從天河傾瀉而下,發出震耳欲聾的“隆隆”之聲。
    水帶著極大的氣勢從半山腰上落下,打在光滑的巨石上,水花四射,然后一刻不停的奔向山崖下的洪流之中。
    在這片山脈中的某處有一個山洞,山洞并不很深,其中一側是懸崖絕壁,另一側就是瀑布傾瀉而下的地方。
    可就是這樣氣勢巨大的“隆隆”聲也絲毫沒有影響山洞中獨坐的男子。
    男子眼角眉梢,哪怕是舉手投足之間,無一不是一種潛移默化深存于胸的傲然之意。
    但是,此刻的他一臉的胡須應該已經有很久沒有刮過,滄桑感顯露無疑。
    就連那雙曾經讓世間邪魔外道望之生畏的眼睛里也已盡是凄然的神情。
    他坐在那里已經許久未動,一直盯著眼前的石床上躺著的素衣女子,神情哀傷已極。
    山洞外的夕陽照進來,讓山洞里一片昏黃之色。
    躺在石床上的素衣女子緊緊閉著雙眼,從始至終一動未動,但她的妝容極為精致,就連那長長的睫毛都還栩栩如生,如同睡著了一樣。
    可是,事實卻是,女子已經逝去多年,為了讓女子尸身不腐,男子不知道尋了多少天下至寶。
    “素心……”男子輕輕的抓起女子的一只手,貼在耳邊,細細摩挲,只這兩個字叫出口時,聲音已是無比凄苦。
    “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你一定也要永遠的陪在我身邊,好嗎?”
    女子自然不會回答他的話,但他也絲毫不在意,一邊自言自語的跟女子說話,一邊緊緊抱著她的手,宛如初見那年的親昵。
    人生若只如初見,其實人生除了初見時的美好還有太多的際遇,千回百轉才更真實,更精彩。
    直到有一天,一切回過頭時,便只剩回憶。
    “人生當中,總有兩次時間與生命鄭重的牽手,一次是新生,一次卻是死亡……”
    “余下的,就是我們一起走過的路,不管是貧賤富貴,又或是沙場馳騁馬革裹尸,只要記住那一刻的我們在這片夕陽的余暉下,那相視時的一笑便好……”
    “那相視一笑……”
    夕陽的余暉灑在他的臉上,他微微閉上眼,默默的回憶著那些美好的時光。
    突然間,心頭一陣絞痛。
    男子輕輕皺眉,趕緊睜開眼看向石床上的女子,見女子無礙才放心下來。
    “素心……你是不是又在怪我當初狠心攆走了小蟬……”
    “也許,她會怨恨我一輩子,但是……我卻不能讓她似我這樣沉寂于回憶當中,有我一個人陪著你也就足夠了吧!”
    晴天的夕陽還沒有落去,天邊忽然驟然聚攏了一塊極為陰暗的云層。
    這云層于天穹上穿梭極快,翻滾而來。
    男子剛一抬起頭,一道閃電在天空上劃過,隨之而來的是一聲晴天霹靂般的巨雷。
    “看來又要有一場大雨啊!”男子望著天邊滾滾雷云,不禁嘆息一聲說道。
    ……
    ……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浮游傳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东好彩1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