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大明的工業革命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豪格的憤怒

大明的工業革命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面對這些丘八,李魯生不會有厲聲呵斥一句話他們便嚇得屁滾尿流的可笑念頭,這里畢竟是遼東邊疆不是在中原各地的州府。
    倘若是在中原各地的州府,李魯生隨便拿出一個身份便能讓官兵把他當爺爺一樣供起來,但這里是遼東還是抗擊建奴最前沿的墩堡。
    大凌河堡。
    還像在中原那般擺出文官的架子,換來的只能是伸頭一刀,他的小命就交代在這里了。
    所謂計策要因地制宜,便是這個道理。
    李魯生首先要做的是擺出一幅臨危不亂的氣度,先鎮住這些遼東的丘八,贏得這些丘八的敬重。
    接下來只需要略施小計,便能輕松的誆騙住這些沒讀過書的遼東邊軍。
    這些只會動刀子的粗鄙邊軍,有一個很明顯的弱點,腦子很蠢從來不會玩弄心計。
    要想誆騙這些粗鄙的遼東邊軍,還不是手到擒來,以他的心機城府把這些遼東邊軍騙到大清國也不是問題。
    李魯生能夠逃過一劫,那是因為他在看到遼東邊軍沖過來的一剎那,便果斷翻下了戰馬。
    雖然看起來很狼狽,但是能夠保住小命,對于沒有底線的李魯生來說這點狼狽算不得什么。
    李魯生從厚厚的積雪上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襟,淡然的站在雪地上等著遼東邊軍的到來。
    沒過多久,這支遼東邊軍便殺光了晉商馬幫的所有人,只剩下李魯生一人。
    幾名塘騎小旗拎著滴血的佩刀圍住了滿臉淡然的李魯生,確實被他的氣度所鎮住了,等著曹文詔來處理這件事。
    曹文詔正在破口大罵塘騎總旗這小子下手太快,不到半炷香時間就把馬幫殺了一個干凈,讓很久沒有殺這些賣國晉商的他沒能過足癮。
    一名小旗走過去稟報道:“還剩下一個讀書人。”
    曹文詔一聽這話笑了,好久沒有宰殺只會憑借一張嘴抨擊時政的讀書人了:“走,咱們過去看一看。”
    走到近處,果然瞧見了一個讀書人,還是一個氣度不凡的讀書人。
    曹文詔暗罵了一句裝象,真要是有這個氣度早就像孫傳庭那樣棄筆從戎,前往寒苦的邊疆抗擊建奴了。
    與晉商蛇鼠一窩的讀書人能有什么好鳥,還氣度?
    老子給你一刀,度了你。
    李魯生平淡的看著圍在周圍的遼東邊軍,果然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這些遼東邊軍被他的氣度震懾住了。
    不等這些遼東邊軍開口詢問,李魯生平淡的說道:“本官是大理寺卿,這些滿清細作劫持了本官準備送到滿清。”
    “多謝諸位的相助,本官感激不盡,如若能把本官送回京城便是立了一件大功。”
    李魯生這番話說得極其縝密,他并沒有直接挑明身份以后嚷嚷著讓這些遼東邊軍放過他,那樣說話看似很合理,但絕對不是一個朝廷命官該說的話。
    朝廷命官真的要被擄到了遼東,首先要說的不是放過,畢竟面對的是大明邊軍而不是滿清八旗兵。
    放過二字,是用來對于敵人所說的話。
    心里只有把遼東邊軍當作敵人,才會說上一句放過,作為一名朝廷命官,應該說的是送回京城。
    李魯生說的一切都很合理也十分的縝密,但是不知為何,感覺面前的遼東小卒子們臉色十分的古怪。
    曹文詔聽到一句大理寺卿,差點沒笑噴了:“來來來,你給這位大理寺介紹一下咱們殺過多少朝中大臣。”
    塘騎總旗也是樂呵的不行:“六部的郎中,六部侍郎,就連內閣宰輔的門生咱也宰過一個。”
    “得,今天又要收集一個大理寺卿了。”
    面前的這個遼東武官顯然不相信他所說的大理寺卿身份,倒也無妨,李魯生只要能夠鎮住他們便有無數的后續手段。
    李魯生說這么多,只為了一個字,穩。
    只要能穩住這些殺性很重的遼東邊軍,接下來便可以慢慢戲耍他們了。
    可惜,李魯生不知道的是,他面對的是怎樣一群遼東邊軍,不是那些整天想著鉆營的兵油子,而是一群時刻想著殺敵報國的曹家軍。
    塘騎總旗擠了擠眉毛。
    曹文詔的臉色先是很不好看,看到塘騎總旗哀求的眼神,只能嘆息一聲,嘀咕了一句便宜你小子了。
    就在李魯生準備說出后續計策,真正誆騙住這些遼東丘八,一柄滴血的佩刀迎面劈了過去。
    雪原上噴出一道血泉。
    李魯生到死也不敢相信,想他有萬般算計,滿腹錦繡,就是這么草率的死在了一名低賤的遼東邊軍手里。
    曹文詔殺了這一支晉商馬幫,又碰見了一個又在冒充朝廷命官的賬房,心情不錯的回去了。
    心里還在美滋滋的想著自己的足智多謀,真以為他曹文詔沒讀過書好誆騙。
    這些年可是看了不少的話本,尤其是蘭陵笑笑生的…咳…更是廢寢忘食的讀了不下于十遍了。
    大凌河堡的軍士們甚至都以為曹文詔轉性了,準備考個舉人老爺回到中原去享清福了。
    曹文詔帶著塘騎們心情十分不錯的回到了大凌河堡,在大凌河堡邊界的豪格,心情卻是越來越差。
    一直等到夜幕降臨,始終沒見到晉商馬幫的影子,更沒看到他的荀彧出現在邊界。
    豪格內心其實已經有了大致的推算,他的荀彧十有八九慘死在了大凌河堡守軍的手里。
    但這位荀彧先生對和碩肅親王豪格來說,實在太過于重要了,已經確定慘遭不測了,但還是抱著一絲僥幸心理在大凌河堡邊界上靜靜等著。
    和碩肅親王豪格騎在戰馬上在寒風呼號在黑夜里,等了一個晚上,還是沒有看到荀彧先生的影子,調轉馬頭,離開了這片冰冷的雪原上。
    豪格回頭看了一眼大凌河堡方向,那雙玩世不恭的眼睛充滿了仇恨,從未像今天這般痛恨大凌河堡。
    那可是他的荀彧先生,是被范文程評價了一句八分范文程的王佐之才,能夠輔佐他登上皇位的大才。
    就這么死在了曹文詔的手里,毀了他登上大清國皇位的希望,此時豪格內心對于曹文詔的仇恨已經超過了任何明朝武官。
    已經進入大凌河堡的曹文詔,那是不知道豪格正在邊界上等著,也不知道豪哥內心深處的仇恨。
    他若是知道了,肯定是美滋滋的叫上幾名千總去喝酒。
    大呼痛快。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大明的工業革命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东好彩1玩法介绍